http://chenl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投资如种树:根深叶茂,生态高效
2019-5-21 7:54:00

  巴菲特投资苹果之后,意识到了生态模式的威力,遂开始从生态角度思考伯克希尔的商业模式,这标志着巴菲特在用半个多世纪打造了以投资为核心的生态系统之后,从自发的生态系统缔造者阶段进入了自觉的生态系统缔造者阶段。

  笔者一直以为学习巴菲特之道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是精读他一年一度致股东的信,迄今,这样的信已有54封了。这是他本人撰写的第一手材料,原汁原味,有血有肉,不容易产生歧义。加上巴菲特的文风深入浅出、形象生动、风趣幽默,读起来如沐春风,投资理念、管理之道、做人原则等跃然纸上、潜入心海。事实上,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都在通过巴菲特每年写给股东的信来学习价值投资的真谛,从中了解这位传奇投资者的投资心态。

  笔者在此想特别谈谈巴菲特2018年度致股东信,这封信最大的变化是放弃了分析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变化,老人家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伯克希尔的股价才是反映经营业绩的最佳指标。可见,在他心中,股市短期是个投票机,长期是个称重器。在这封信里巴菲特第一次把伯克希尔比喻为“森林”,并拥有五个小树林。他明确列出了对投资者颇有借鉴意义的伯克希尔四大资金来源:举债、股权资本、保险浮存金和所得税递延。

  真不愧为“意象派”大师,巴菲特把伯克希尔提炼为“森林”的意象,深深印在世人的脑海里,而这片“森林”拥有五个“小树林”:控股的非保险公司,股票投资,与其他方共享控制权的公司,美国国库券、其他现金等价物及另外各类固定收益工具,一系列优秀的保险公司。这个意象的含义很清楚:投资如种树,卓越的投资能力+保险浮存金为核心的四大水源=完美的投资生态。

  既然投资如种树,那如何才能树木茂盛、绿树成林呢?这该是我们的思考重点。种果树是为了收获累累果实和果树成林的喜悦,但是大多数人受不了果树行情波动的诱惑,总是忙不迭把果树拔出来,炒来炒去赚差价,眼里只有钱,而忘记了初心。而对巴菲特来说,投资者真正需要的是不要理睬别人的恐惧与贪婪,而应把注意力集中在几个简单的基本面上。为此,愿意被其他人在很长时间里认为没有想像力,甚至愚蠢也是必要的。研读巴菲特致股东信,动态跟踪和反复揣摩伯克希尔的资产组合和股票投资组合,笔者有两大启示:其一,根深才能叶茂;其二,生态高效。

  根深才能叶茂,这是投资之树长青的根本条件。要做到根深叶茂,至少需要有三个条件:一是优良的种子。在一个优秀的行业,拥有基业长青的基因。二是持久生命力。企业拥有持久的竞争优势(护城河)和优良的管理。正如巴菲特强调的那样,资产配置的首要目标是购买具有讨人喜欢和可持续的经济特征的管理良好的生意。三是投资的土壤。国家的发展为企业之树长期成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巴菲特为他这个说法提供了数据:“如果我的114.75美元投资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所有股息再投资,我的这部分持仓将在2019年1月31日达到税前价值606,811美元,也就是5288倍的增长。如果当时的免税机构——如养老基金或大学捐赠投资100万美元,那么现在将价值53亿美元。”

  过去几年,美国的国债增加了约400倍。假设你已预见到这种增长,并对失控的赤字和贬值的货币感到恐慌。为了‘保护’自己,可能会避开股票,转而用114.75美金买了黄金。这样的‘保护’会带来什么?你现在的资产价值4200美元,不到持有标普500指数所获得资产收益的1%。

  巴菲特的这番的分析向世人证明,股票投资包括股票指数基金,是长期投资的最佳工具。他用五十多年时间构建了一个以投资为核心的、由五个小树林组成的有机、高效的“森林型”生态系统。

  两年前,笔者研究发现,在全球市值十强中,前八强都是生态型的企业,其中排在第六名的伯克希尔其实也是生态型的企业,只不过它是以投资为核心构建的生态,而其他的七强都是以用户为核心构建的生态。

  巴菲特在2018年致股东信中总结道:“伯克希尔的价值最大化是由这五个小树林结合成一个有机整体。这种安排使我们能够无缝地分配大量资金资本,消除企业风险,避免孤立,以极低的成本获取资金购买资产。”说明巴菲特投资苹果之后,意识到了生态模式的威力,遂开始从生态的角度思考伯克希尔的商业模式,这标志着巴菲特从自发的生态系统缔造者阶段进入了自觉的生态系统缔造者阶段。望九高龄的巴菲特,仍在学习进化。伯克希尔的保险浮存金和现金牛企业源源不断地提供资金,可供巴菲特收购、二级市场投资和配置到他控股的资金需求量大的铁路、公用事业上,从而形成一个生态闭环,实现资金的无缝对接、高效配置。

  笔者上月参加了中国平安的2018年度股东大会,马明哲在股东交流环节也提到,如今的金融行业竞争,已从产品、服务、数据、流量的竞争发展到生态的竞争。“帝国终将衰落,只有生态才生生不息”则是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得出的重要论断。而巴菲特在去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回答一位8岁小姑娘“为什么巴菲特晚年投资重资产公司”的提问让我们明白,其他投资者之所以难以超越巴菲特,原因在于“股神”用半个多世纪打造了以投资为核心的生态系统。

发表评论: